导航菜单
全站搜索
站内搜索:
 
 
文章正文
快赢彩票首页:85岁“济公”抖音再度走红: 哪怕沉寂30年,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8-07 23:35:3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上个月月底,抖音上突然蹿出一条视频快赢彩票首页,在很短的时间内,点赞就破了300万。

视频中,当年扮演「济公」的老戏骨游本昌穿着破袈裟、摇着破扇子,一开口就给了网友们一波回忆杀。

留言里,出现最多的两个字是:经典。

但很多人恐怕不知道,在完成这个经典角色之前,游本昌已经演过79个小角色,跑了20年龙套。而在那之后,他又沉寂30年,赔了几百万。

今天,我们就来讲讲经典背后的故事。

1984年春晚的

一个节目

1982年,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小学教材时,公然篡改侵华历史。

远在香港的填词人黄霑听闻此事,激愤之余,挥笔写下一首《我的中国心》。歌曲完成后,久久找不到人唱。

直到遇见歌手张明敏。

彼时,张明敏不过是九龙电子表厂负责校时的小工。因为喜欢唱歌,拿了个业余比赛的冠军,连一首像样的作品也没有。

黄霑对他说:既然你是民歌歌手,就应该唱唱跟中华民族有关的事。我这里有首歌,送你了。

张明敏 1984年春晚

一年后,1984年春晚导演黄一鹤听到香港将要回归的消息,便想请香港歌手到内地表演。

他带人去广州一带打听消息时,偶然听到《我的中国心》,几经辗转找到张明敏,邀请他登上春晚舞台。最终,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,平凡小工张明敏的人生就此发生巨变。

当晚,命运同样发生改变的,还有一个叫陈佩斯的人。那之前,他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。

因和朱时茂攒了个《吃面条》的短剧而受到关注。黄一鹤顶着巨大压力让两人表演了这个节目,结果给全国人民都笑疯了。

从那天起,春晚上才有了一种叫小品的语言类节目,陈佩斯也因此成为那个时代家喻户晓的喜剧明星。

陈佩斯&朱时茂 1984春晚彩排

其实,那天还有一个喜剧节目值得人们注意。只不过在时间淘洗中,这个略显平庸的节目已经被时光剥掉了新鲜的光泽。

一位51岁的老演员,表演了一出名为《淋浴》的哑剧。

《淋浴》给观众带来的笑声,跟《吃面条》没法儿比,之后它造成的影响,也不及《我的中国心》万分之一。然而,它却为表演者日后的命运埋下了伏笔。

不久后,中国电视剧历史上便出现了一个极为经典的角色——济公。

那个51岁的老演员,就是游本昌。

我不演肘子

我演的是佐料

放在任何一个时代,一个50多岁跑了20年龙套的演员还想爆红,恐怕是痴人说梦。这件事,只有游本昌做到了。

1933年,游本昌生于江苏泰州,打小就有一颗热爱表演的心。

生逢乱世,志趣未曾蹉跎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,可学了三年,愣是没开窍。

跟同学比,他天份真不高。他不甘心,就积极参加社团,私下找老师求教,把手边能搜罗到的苏联电影看了个遍,晚上直接睡在排练厅。

最后毕业考试,他拿了第一名。

视频截图源自《鲁豫有约》

1956年,游本昌正在排练毕业大戏《一路平安》。

怎么也想不到,中央实验话剧院院长欧阳予倩会「微服私访」,跑来看一帮学生表演。当时他已被提前分配到贵州,演完毕业大戏,就要离开上海。

不料数日后,老师偷偷把他叫去说:表现不错,欧阳院长点名要你了!

以为这就要翻身了,其实是个错觉。

那时的话剧,主演讲究高大全。游本昌个头矮,人也瘦,主演轮不到他头上。

到了话剧院,存在感几乎为零,毛遂自荐演角色,人家正眼都不会瞧你。

几年下来,游本昌处处不得志。

他也十分彷徨,人家演的都是大鱼大肉,我都耗了几年了,还演佐料,难道一辈子都当佐料?

但想来想去,没有别的路可以走,内心有个声音说:除了表演,你不会热爱别的东西。

行,佐料就佐料吧。

能把佐料演好,也是一种本事。

游本昌与周总理合照 (源自微博 )

「下比演主角还多的功夫去演配角」,从此就成了游本昌的从艺态度。

给话剧《大雷雨》跑龙套,一个农奴的角色,一句台词也没有,他翻了19个译本,看完整个历史背景,才在短短几十秒里抓住了观众的心。

每次排完戏,他也不休息,就看腕儿们如何演,睡觉前在脑海中过一遍,再想想换成自己,会给角色设计哪些小动作。

即便是佐料,他也是最有味的那一勺。

命运眷顾的

总是有准备的人

陈道明曾问年轻演员:

这世上能当主角的,寥寥无几,多数演员就是演配角的命。你有没有这个觉悟?你是为了成角儿,还是为了演戏?

显然,游本昌选的是后者。

只要能在舞台上发光,他无所谓角色大小;

只要能为人物注入生命,他也无所谓是否出名。

1984年春晚 游本昌表演哑剧

然而,就在他踏踏实实准备演好一个个龙套时,「文革」来了。

他先被下放到铁合金厂炼钢、炼铁,又被下放到农郊割麦子……一个演员一生中最宝贵的青壮年时期,整整十年,游本昌完全荒废了。

最绝望的时候,他想过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。树都选好了,可最终还是忍了。

忍着屈辱和痛苦,怀揣着最后一点希望活了下来。不为别的,就是想将来的某一天,还能站上舞台,继续演戏。

「文革」结束后,他好不容易重回话剧团,却受到长期压制。导演喜欢谁就给谁排戏,经常把他晾在一边。

游本昌心里有几分傲气,不愿趋炎附势,靠着巴结人上台。这一晾,又是几年光阴,转眼就过了50岁,他还在跑龙套。

游本昌的哑剧表演

就在这时,游本昌看中了哑剧。

那是西方哑剧刚传入中国的阶段,游本昌一看就迷住了。

没人教,他就四处扒带子,翻遍了国内所有相关的书籍,在6平米不到的房间里夜以继日地排练。

在北京社会福利院首演,他一个人演了11个节目,一晚上换了四件汗衫。

不久后,他又联系上海的剧院。

负责人说:有声儿的都卖不动,你这没声音的能行吗?

谁知一开票,两个小时不到就售罄。原本说好了只演3场,最后不得不加演了5场。

就在那一年,他登上了春晚。

他把电视剧

演成了独角戏

据游本昌回忆,在演《济公》之前,他已经演了79个角色。这79个角色,全都是小人物。最多的时候,他一场戏里要跑5个龙套。

游本昌也不是没争取过。

早年在机场偶遇导演谢添。谢添对他说:别看你个头小人瘦,你可以演阿Q呀。

真等到1981年《阿Q正传》开拍了,游本昌赶紧写信毛遂自荐,希望能出演阿Q,结果对方告诉他:阿Q让严顺开演啦!

年近50的游本昌,当时已萌生退意。

岂料,1984年春晚后,正在大连演出的游本昌忽然接到家里人电话,说有上海电视台找他饰演济公。接到电话后,游本昌一晚上没睡。

20年的龙套啊,这都年过半百了,才能演一回主角,个中滋味可想而知。不过激动完了,游本昌心里也犯嘀咕:这么重要的角色我能演好吗?

事实证明,命运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。

虽说是20年的龙套,可之前那79个角色,都不是敷衍了事。几乎每个角色,都渗透着游本昌的汗水和思考。

有了足够的舞台经验,加上哑剧的底子,游本昌塑造起济公来才能够举重若轻。

他将传统戏曲、卓别林的喜剧手法和哑剧技巧融为一炉,愣是把《济公》演成了「独角戏」。

为了演好角色,真是下足了功夫。

开拍头两集,导演觉得他演得好是好,可惜差点味道,气息神韵不对,全组上下急得不行。

第三集清晨,游本昌在片场打盹儿,听到导演叫他,也不管脚上鞋没穿好就起身小跑起来。跑了两步,低头一看:这趿拉着鞋的样子,不就是济公嘛!

这才有了济公摇摇晃晃的独特步态。

配上那首「鞋儿破、帽儿破……」,一个经典的形象就这么诞生了。

还有一场吃肘子的戏。

原本一个新鲜肘子,放在塑料袋里。剧组一早上山拍戏,顶着39摄氏度的高温一直拍到下午。本来要收工了,导演非要拍吃肉的戏。

场工拿起肉来架火一烤,游本昌一咬,才发现肉早就臭了。导演没喊停,他只能一直嚼,还不敢咽。嚼着臭肉,脸上还得演得特香。直到导演喊停,他才哇哇大口乱吐,把腐烂的臭肉吐了个干净。

拍摄《济公》期间,52岁的游本昌,身体始终处在超负荷状态。

每天最多睡4个小时,导演一喊开工,又得嘻嘻哈哈面对镜头。

好在这些辛苦没白费,《济公》一经播出,立即掀起收视狂潮。游本昌第一次尝到了大红大紫的滋味儿。

《济公》的成功,令游本昌妇孺皆知。

不但墙内开花,1987年,此剧在新加坡播出,一举破了收视纪录,居然压了林青霞一头。

随后,上海电影明星访问狮城,对方一看名单,就提了一个要求:必须让「济公」来!

虽说当时的片酬一集才120元,但在那个年代,能主演这样一部轰动性的电视剧,身后名利可谓滚滚而来。特别是能在全国观众心中留下一个经典形象,那是多少演员梦寐以求的事。

可谁也没想到,《济公》之后,大红大紫的游本昌再度沉寂。

这一沉寂,就是整整30年。

顺应本心

是人生最高的境界

前20年的沉寂,是无可奈何;但《济公》之后30年的沉寂,是游本昌顺应内心的选择。

说起来,这离不开老一辈艺术家的作派。当初游本昌接下「济公」这个角色,主要是看准了济公惩恶扬善的精神。

等电视剧成功了,游本昌才发现角色的影响,远远超出了预期。

去新加坡访问时,当地华侨见了他就说:

「游本昌老师,真得感谢您!我们的孩子都是受英文教育长大的,自从迷上您演的济公,这才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」。

更有一次,他去山东演出,入住当地酒店。酒店董事长特意上门表达谢意,游本昌摸不着头脑:为什么谢我?

酒店董事长说:

「我是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看到您演的《济公》的,原本已经灰心丧气了,看到济公的乐天精神,才找到生活下去的动力,重燃了对生命的渴望。要不是您演了济公,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。」

得知对方受到济公的感染,一边经商一边做公益。

游本昌才意识到,文艺的力量,确实能够净化人的心灵,而自己饰演的每一个角色,都可能影响他人。

所以,之后各种乱七八糟的戏来找他,他都一一拒绝。

他开始做自己后半生最想做的事:安放内心,以戏度人。

凭借商业演出,游本昌攒下了一笔资金。拿着这笔钱,他先是拍了一部长达50多集的哑剧电视剧:《游先生哑然一笑》。

电视剧拍出来,没有一个电视台敢放。游本昌赔了大半资产,他却觉得很值:

「不管怎么样,作为一个创作者,我留下了一笔财富。我相信,以后中国做哑剧的人再来看它,总能从其中得到一点启发,这我就满足了」。

拍完《哑然一笑》,他又拍了一部《了凡》。

讲的是文化名士袁了凡立德扬善的一生。为了这部戏,游本昌投入上百万,又赔了。他仍不觉得遗憾,只求看了的观众,多生善恶心。

《游先生哑然一笑》

至此,一次次辛苦「走穴」表演挣下的钱,几乎赔了个精光。

80岁那年,身边人都劝他退休,别再折腾了。游本昌却又做了个异于常人的决定:不行,我得卖房!

卖房做什么?只为一部话剧:《弘一法师》。

弘一法师李叔同一生跌宕起伏,生前弘扬佛法普度众生,留下一曲《送别》传唱世间。

游本昌早年熟读他的生平,内心只有崇拜,希望有人能用话剧纪念弘一法师,一位剧作家反问他:这件事,何不由你亲自来做呢?

这话在游本昌心里生了根。80岁后,想法越发成熟。他便决定卖房,组织话剧社团。

旁人说他太冒进了:《弘一法师》这样的剧,演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看的。

他说:

那也无妨,钱是手段,不是目的

人要站在钱上考虑问题,而不是趴在钱底下考虑问题,那叫财奴,你站在钱上你是财主,这钱为我所用,服从我的人生目的,服从我的追求。这钱花得才值。
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杭州某某某石材公司
图片